WFU

2019年4月8日 星期一

學生自主籌辦《教學初心,臨床教學論壇》,醫師為何而教?


作者:鄭伃書



中國醫大的學生們自主自發,籌辦了一場《教學初心,臨床教學論壇》,主軸在討論「醫師為何而教」。

你問,十來位學生搞一個論壇,可以辦到什麼程度?我會說,那滿座的階梯教室裡,有一股震懾人心的力量流轉在台上台下之間,是學潮的能量,是傳承的重量。


毅然


說起來,不曉得什麼時候被學生們「相中」成為講者的。

心血來潮推敲一下,自己成為主治醫師後的「院內教學人次」,涵蓋醫學生到住院醫師:教學住診600人次,教學門診500人次,PGY座談會200人次,導生聚200人次…還沒算進額外開課工作坊,原來為人師也默默樹百人了。

#林捷忠主秘:「想看到文化的改變,至少要給彼此三到五年時間。」我想加個註解,而這三到五年必須堅持信念、固守價值觀,才有機會看到改變。

我的缺點是「認真」,一併出現的可能是「執著」+「嚴肅」:面前只有一個學生,也要傾囊相授不馬虎;倘若一口氣得帶數十位學生,也會想盡辦法雨露均沾。(有些事大而化之,教學這件事就是沒法隨隨便便)

亦然


#邱德發主任(在論壇中以螢幕分身示人,還能和現場互動,讓我對主辦學生的創思無限敬禮):「我知道要往哪裡去,而且會大手拉小手,帶著你們去。」

也許就是這股堅持,學生們一傳十,跨科也來我的門住診;十傳百,幾次評鑑委員剛好都到我的場—陣仗之大讓學生好緊張,我都見怪不怪了。

#沈戊忠教授:「我是狂狷之人,狂者進取,狷者有所不為也。」狷者,也可以說無所求,只當固守崗位但求問心無愧。

週復一週的教學日常,明明也沒怎麼宣揚,也就在學生間傳著拉著,有一天,主辦團隊就找我去喝咖啡了…(沈杯提到他接獲「偽詐騙集團」的邀稿信,大概就是這樣的情境吧XD)

易燃


#鄒吉生主任:「我的員工代號0063,被你們一提醒,好像帶見習生的時數也有6300小時了。」你看,團隊連數字都摸的清清楚楚;我得說,主辦學生群的這咖啡,不喝則已一喝驚人。

他們有備而來,擬了訪綱、編制小組、對你做過的事相當明瞭。他們博聞,跟你談後設、心理、語言、遊戲、體系。他們犀利,在一問一答之中,探詢你堅守的價值觀究竟是什麼。

他們認真,提供TED中譯講綱、打印採訪文稿、精心排列講者。他們溫柔,仔細評估你的特質,捕捉瞬間畫面,在文稿上費心雕琢—而以上動作重複三回合、穿梭在八個講者之間。

這樣殷切的團隊,叫你怎能不答應。這等熱忱的學生,叫你打從答應後,便不斷地思忖究竟自己能為對方做些什麼。

命題


「老師,題目訂做《移植多元教學基因,縫合學習歷程傷痕》,如何?」
「十六字訣太厲害了,我從這對句裡頭,看到你們對『業外學習』的好奇、對『失敗經驗』的擔憂…我把它縮短些。」
於是決定分享主題:《你比自己想的更易燃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