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0年12月21日 星期一

書寫好好說再見


作者:鄭伃書




"Sometimes good things fall apart so better things can come together. "

「分手是喜事」,嗯?

因為似懂非懂,順著話嗯了一聲,想聽聽怎麼闡述。

「和一段關係說再見,人事物都好;代表騰出了空間,面向了時間。終於,我們容許未來能發生了,這不是挺好的嗎」

但,捨不得說再見,就是哭哭啼啼的場面呀,怎麼樣都不像喜事。

「所以才說喜事,不是樂事嘛。一直吃樂事也不健康」

欸?我剛才是聽了冷笑話嗎?還有點雙關呢。據說我是用錯方法說再見了,難怪有點痛苦,離喜事越來越遠。

「人們都以為道別是一種切割,切十八段的那一種心如刀割⋯⋯再也不要看到你!」喊這麼大聲代表整顆心都懸在那了,我把「心」安在那裡做人質,怎麼可能切割成功。

「道別,反而要認回來:這件事、這項物、這個人,是怎麼開始的,曾一起經歷了什麼,是什麼讓它還佇在這⋯」

有辦法辨識到第三層,就有機會找到那個未竟事宜。原來,就是這個「未竟」把我的心綁在對方身上。那要怎麼釋放人質呢?

「寫下來,唸出來,在娓娓道來裡,把當年沒走完的情緒,好好走完⋯」啊,已經人事已非,物品也不在身邊的話,我要怎麼做未竟的對話?

「剛才講過了齁:寫下來,說出來。重點不是回到它身邊,重點是回到(當初的)自己身邊」因為,我是那一個,最知道當時沒講出的台詞內容,世界唯一的譯者。

我走到自己身邊,為那個當下哭哭啼啼講不出話來的自己發聲—「對,做自己的代言人」。

我講了,身子輕了。才發現,原來之前背負的枷鎖有這麼沉重。因為輕了,我想向前踏進了,原來這個又輕盈又踏實的感覺,叫做「放下」。

切割是無法道別的,認回來才是。好好擁抱當年的自己,安頓安穩了,才能好好說再見。
看來有好多個抱抱任務呢。

「分手是喜事」,嗯(笑)。

#分手_道別_說再見_斷捨離


看看臉書朋友們的回應



2020年12月20日 星期日

書寫穗末人生


作者:鄭伃書




“Peace is achieved with rice and salt, not with katanas and arrows. “

北風吹向稻田,在這個風口上,手上緊握的稻草,迎風搖曳,稻穗之間摩擦個不行。

從剛才他們被剪下的時候,就吱吱喳喳個不停:「欸我的梗很長呢」「才不呢,我的梗才是有特別留長的」

呼嘯聲變弱了,因為走到了屋簷下,我把他們攤開來,逐隻拾穗:抓著梗使穗花垂向地面。為了讓這些垂倒的穗尾整齊,穗長而飽滿的,請往回退;穗少而短的,就繼續往前垂倒吧。

他們又吵了:「梗留的長也沒用啊,現在才發現重點是比穗長」「為什麼穗很長的我反而要後退啊,比賽不是應該越長越吃香的嗎」

當他們發現不管怎麼吵,彼此都被倒吊,穗花末端永遠對齊著,誰也沒得比的同時。有梗發現了:嘿,先別管穗花了,你聽過梗末稍嗎,我跟你的梗末梢長短不一樣欸!

真的是很無聊,因為穗花尾得全體齊平,我以為沒得比了他們會安靜點。不會的,他們永遠會發現那一絲,彼此有落差的地方,極盡競爭之能事。

弔詭的是,集體智慧不足以讓他們想起,明明一開始就比過「梗長」了,現在舊事重提到底是?

那整齊澎湃的穗花我很滿意,依著指示把視角轉移在梗末這一頭,嗯,參差不齊。於是撥開梗與梗之間,把極端值的幾支超短的稻草抽掉後。一把剪刀,對著最短稻梗為基準,喀擦一聲,齊尾式平等。

他們懵了,一時之間傻得安靜了:穗花對齊排、梗尾對齊剪。早知道會來到齊頭齊尾式平等,過去紛紛擾擾為了什麼?事到如今,還可以拿什麼做比較?

奇怪耶,好像存在就是要不斷比較,有比較才有存在感一樣。我不想管了,找了條橡皮筋束起他們,倒掛在窗欄上。

等到風乾蔭乾時候,他們就不再彎腰了,會金黃直挺的倒立著。那時,我可以做稻花藝,也可以用熱騰騰的油,炸出稻米花,擺飾盤中滿是秋意冬味。

汲汲營營還爭得轟轟烈烈的競爭比較,到頭來每個都成了時節的擺飾和美食。吵吵鬧鬧也是走到這裡,靜靜默默也是被帶到這裡,要做哪一個呢?

那些極端值的超短梗,不是被我抽掉了嗎。他們沒有被丟掉,靜靜躺在桌上呢,看著被束縛在窗櫺的整豎稻草。到頭來有點分不清楚,誰是贏家,誰才是輸家了。

分不清楚表示不需要分清楚,輸贏本無物,何處惹塵埃。拾穗的故事,就是人生的故事,就是命,就是運。

我是真的聽到他們超清晰有力的爭辯聲,字句鮮明,其實熟悉到不行——那些穗子教我的事。


看看臉書朋友們的回應



2020年12月3日 星期四

《程天縱x江振誠:職場力跨界對談》,談成功、創新、跨界、維度,我的四個看見


作者:鄭伃書


《程天縱x江振誠:職場力跨界對談》
《程天縱x江振誠:職場力跨界對談》


程天縱,擔任過中國惠普總裁、美國德州儀器亞洲區總裁、富士康集團副總裁,是國際知名的專業經理人;江振誠,料理哲學家,史上唯一橫跨米其林、世界50大及全球百大名廚榜的華人名廚。

主人家Sandy介紹兩位是:科技人,有著餐飲人的溫度和細膩;餐飲人,有著科技人的邏輯和架構。有幸參與兩位大師的職場力對談,從成功、創新、跨界到初心,在冬眠休息的時節聽到春暖花開,有種穩定的力量而生。

2020年4月11日 星期六

天天想你:人生總有突然一首歌鑽進心裡的時刻


文:鄭伃書



這台人生列車其實不間斷地播放著歌曲,而總有那個時刻,突然一首歌鑽進你心裡。也不是第一次聽了,也不是不懂歌詞,而是「初聞不知曲中意,再聽已是曲中人」。

時機點,是老天決定的,而我的經驗都是從幽暗谷底開始翻轉的時候。

2020年3月23日 星期一

畫如人,人如畫,我的無由覺察與無有對話:吳大有巴別101個展


作者:鄭伃書



"If it had been possible to build the tower of babel without climbing it, it would have been permitted"

自我揭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我願意讓自己「透明化」到什麼程度?大有選擇坦開治療師對他的萬言詮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