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7年10月5日 星期四

醫糾法律討論會:為自己而戰


文:鄭伃書


圖像裡可能有1 人、文字

從醫學生就開始聽醫糾法律討論會,有時候是醫生說話、有時候法務說話。我發現自己會有兩種情緒…

鴨子聽雷



第一種是「鴨子聽雷」。專業法條總是文言文呈現,言簡意賅的國文隱藏交集聯合的邏輯,光是那張投影片就能讓人秒睡。

講者「用未知解釋未知」,整場聽完,不曉得自己究竟得到了什麼,是跨領域的知識?還是「想保護自己只能去念法律」的衝動?

氣餒失志



第二種是「氣餒失志」。大量的判例和新聞確實達到恐嚇效果,原來白塔裡頭責任互諉,原來結果決定一切、甚至泯滅善念的初衷。

醫病之間要永遠保持懷疑和距離,稍有不慎不是拍拍灰塵爬起來又好,而是傾家蕩產毀壞名聲,在網路記錄上留下一輩子污名!

在醫糾法律的沼澤裡,我跌過、傷過、大哭過,曾經失去對人的信任、對醫學的熱情。「醫糾法律」這四字於我是五十道陰影之一,每聽一次就是對人性再次的失望。

老鄧不一樣



醫法雙修調處上百件糾紛的老鄧,舉例子說故事讓人感同身受(因為那些都是我們的日常啊),「用已知解釋未知」讓人理解法律人邏輯和語言。

「為自己而戰」不一樣!這是一場我聽了以後,對醫學依然熱情,對人性依然信任的講座。我知道善良的武器是什麼,知道邪惡的弱點在哪裡,老鄧能夠講的現場眾醫護哈哈大笑,也能講的共鳴同理頻頻點頭。

分享給執行醫療業務徬徨的你,在醫療崩壞中害怕的你。有幸,我參與一場「為自己而戰」。

此刻,你也有這個幸運「為自己而戰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