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0年12月21日 星期一

書寫好好說再見


作者:鄭伃書




"Sometimes good things fall apart so better things can come together. "

「分手是喜事」,嗯?

因為似懂非懂,順著話嗯了一聲,想聽聽怎麼闡述。

「和一段關係說再見,人事物都好;代表騰出了空間,面向了時間。終於,我們容許未來能發生了,這不是挺好的嗎」

但,捨不得說再見,就是哭哭啼啼的場面呀,怎麼樣都不像喜事。

「所以才說喜事,不是樂事嘛。一直吃樂事也不健康」

欸?我剛才是聽了冷笑話嗎?還有點雙關呢。據說我是用錯方法說再見了,難怪有點痛苦,離喜事越來越遠。

「人們都以為道別是一種切割,切十八段的那一種心如刀割⋯⋯再也不要看到你!」喊這麼大聲代表整顆心都懸在那了,我把「心」安在那裡做人質,怎麼可能切割成功。

「道別,反而要認回來:這件事、這項物、這個人,是怎麼開始的,曾一起經歷了什麼,是什麼讓它還佇在這⋯」

有辦法辨識到第三層,就有機會找到那個未竟事宜。原來,就是這個「未竟」把我的心綁在對方身上。那要怎麼釋放人質呢?

「寫下來,唸出來,在娓娓道來裡,把當年沒走完的情緒,好好走完⋯」啊,已經人事已非,物品也不在身邊的話,我要怎麼做未竟的對話?

「剛才講過了齁:寫下來,說出來。重點不是回到它身邊,重點是回到(當初的)自己身邊」因為,我是那一個,最知道當時沒講出的台詞內容,世界唯一的譯者。

我走到自己身邊,為那個當下哭哭啼啼講不出話來的自己發聲—「對,做自己的代言人」。

我講了,身子輕了。才發現,原來之前背負的枷鎖有這麼沉重。因為輕了,我想向前踏進了,原來這個又輕盈又踏實的感覺,叫做「放下」。

切割是無法道別的,認回來才是。好好擁抱當年的自己,安頓安穩了,才能好好說再見。
看來有好多個抱抱任務呢。

「分手是喜事」,嗯(笑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