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1年1月1日 星期五

書寫公園裡落葉木的三個啟示


作者:鄭伃書




這是平常的公園後方,平常的角落,平常的走道看過去一隅。從前總是急急走過,突然的,此刻想佇足一會兒。

「真的賺到!」嚴厲的寒流,竟然有陽光大放送。即便隔著厚外套,都能感受日照在身上的溫暖。

大概是被這光給撫慰了,讓人自願在攝氏十八度的空氣裡,停下腳步。一面享受陽光普照,一面享受眼前光景⋯⋯

白色建築襯著藍天,灰色曲牆襯著一地黃瑟,而那綠葉⋯⋯「呃,說不上茂密欸。你有沒有覺得,他們和人類一樣冷得發抖啊」

如果樹會說話,他會說什麼呢?

「我好醜哦,一根根的枯枝,葉子都掉了,我沒辦法拿到鬱鬱蒼蒼的獎狀了⋯(哭)」

打開耳朵想試著聆聽他,順著那「淒淒簇簇」嗚咽聲——空間裡竟然還有風聲「咳、咳咳」,鳥叫聲「咕、咕咕咕咕」。

哦!仔細辨識,不是只有一種鳥耶。還有「噗噗噗」,「嗚哇嗚哇嗚」兩種以上的鳥兒,這短短三十秒,至少有五樣自然樂器交響著。

奇怪,以前經過這兒,有聽到這麼豐富的聲音嗎?那麼多個日子裡,我究竟錯過了什麼。

根據觀察,落葉叢裡肯定有什麼好東西,因為鳥兒們一頭地往那兒覓食。那一地蕭瑟,能夠發出「淒淒簇簇」的摩擦聲,有風兒的幫忙,有鳥兒的貢獻。

樹說話了:「拜託,植物有分落葉木和常綠木好嗎。我們落葉植物就是比較繽紛,有褐有黃有綠,幾週後還會有青色的嫩芽冒出來。而且…我們不需要鬱鬱蒼蒼的獎狀,而且,我們不醜!」

講的讓人挺羞愧的,萬物有他存在的意義,我在給人家貼什麼標籤呢。

公園一隅給我們的三個啟示:

1. 以為自己是常綠派,惋歎嚴冬撐得好辛苦,搞半天發現真相是落葉木,冬?只是日常而已,帶來鳥兒形成生態挺好的呀。

2. 用視覺帶動思考成習慣了,雖然很方便,不自覺間竟也錯過了那些美好聲音。靜心聆聽,原來日常哲理,如此豐富、奧妙。

3. 走出門,便能享受台灣一部分,就是世界一部分。無法出國,也能在日常裡「體驗不同,認識別人暸解自己」—這就是旅行。

三十秒裡,你聽到幾種聲音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