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1年9月30日 星期四

來來去去的學生,學完了、就走了,留下什麼給我?記當年老師們留給我的話


作者:鄭伃書


手術結束,在恢復室床邊,請學生觀察病人的呼吸,說說生命監測器的數字意義。


我想起躺在加護病房的床上,在監測器滴滴嘟嘟的環繞聲中,恍惚之間,聽到家人跟團隊的說話:

2021年9月11日 星期六

《鄭文峯‧回家》追述分享會,緣起於林傳凱老師線上講座:青年消失的小鎮──歷史與文學書寫中的朴子白色故事


作者:鄭伃書


五花大綁,身貼名條,被憲兵挾持著下了吉普車,
由政府攝影師拍下人生最後一張相片,於馬場町刑場。我的伯公,22歲。


因為疫情而轉型的一場線上講座,鍵結了家族的追述分享會。

2021年8月9日 星期一

病人如家人,回診如回家。中國附醫乳房醫學中心,廿年有成紀錄二部曲。

作者:鄭伃書




最近怎麼樣?妳過得好嗎?這兩句回診的問候,是那扇厚重的門被推開時,我一定開口的話。


回診的患者們,就像一陣子不見的朋友家人,有時候千頭萬緒,一時間不曉得怎麼開口。我的問候就能成為一個引子,讓人脫口而出:唉我跟妳說、最近睡不好、老毛病又跑出來了。

就像朋友家人碰面一樣,有時候患者開心的分享手做烘培果乾,自種蔬菜水果,裡頭夾著卡片,隻字片語都能灌溉我內心的能量。

其實,我最期盼的禮物,就是告訴患者:「檢查結果很棒,平安健康太好了!」就像我對朋友家人、對自己的祈福祝願,是一樣的。


有幸能夠兼具醫與病的雙重角色。影片中的人物,都是我的工作同仁;影片中的團隊,也是我的照護恩人。

因此我能見證:啟程、並肩、信念、陪伴,這治療路途上的點點滴滴,大家真的是做到「病人如家人,回診如回家」。這樣的關懷不只是對我,更是對來到我們面前的每一位患者。

​-

曾經有學生問我,老師妳對「視病猶親」有甚麼看法?要把素昧平生的人看作親人,實在很難假裝啊。對我來說,那個「親」不是親人,而是親身。

當醫療人員的我們,親身成為病人時,希望被怎麼樣的對待呢;那麼,就用一樣的方式,來回應人家。這是我給自己的提醒。

謝謝學弟 黃柏鈞 見證這一切,為我們紀錄這一切。


2021年7月15日 星期四

書寫活出自己的樣子


作者:鄭伃書




這一排晶亮吸引了我,「是怎麼發光的?」「以前經過怎麼沒注意到呢?」。

2021年7月13日 星期二

書寫「線上版溝通電影院」心法篇:網路教學的兩個寂寞以及預視力


作者:鄭伃書




上則《心法篇1》琢磨了線上同步教學,與實體課程的時間感不同。與其說是摸索老師端的教學時間配置,其實是自己在無數場線上課程中,身為學員的感受。

拖拖沙沙的課,讓我滑手機看網頁,還能分心拆解講者的簡報哪段可省略;匆匆忙忙的互動,讓我懵懂自問剛才到底為何而忙,如果能多給甚麼指示、多添甚麼收斂就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