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1年1月6日 星期三

書寫冷天換個被子

 

作者:鄭伃書




其實最冷的夜在幾天前過去了。
其實去年也是薄被子蓋一整個冬。
其實鑽進被窩裡左右滾動身子,把自個兒捲起來,再給體溫一會兒時間就會熱了。

只是這晚,莫名且突然的,不想再等待那段溫席的過程:「對,我就想直接蓋暖被子」。

很難嗎?欸⋯如果沒記錯,有一個科技纖維的保暖被胎放在右邊的抽屜,如果不在那,就要「翻」另個櫃子的裏層。

找到了壓縮在方正硬塑膠箱裡頭的被子,從拉鍊打開的瞬間,它就開始膨脹變大,以至於得出力氣才能解「拖」它,攤軟一地。

它的最好搭檔是那個搖粒絨材質的被套,我知道在哪,在收納箱的最底層——沒辦法,太久沒出勤的物品藏得深,得用「撈」的。

想起大學住宿舍時,最不想面對的家事,就是「塞被套」:

我要抓著被胎的一個角,整身帶著它「鑽」進被套的世界,在天幕下確定(被胎的)角角對齊(被套的)角角,完成最遠的兩個角落之後,鑽出來呼吸新鮮空氣,處理剩下兩個被角。

為什麼要這麼厚工?啊就被子太廣又太重,手太短又龜毛(硬要對齊)嘛。好不容易四個角搞定了,「抖」動被子讓邊邊對齊,就能結束囉⋯⋯

啊啊啊,結果這一抖,被胎跑掉了啦!再一次,我又要鑽進去和四個角奮戰。這裡對齊了,那裡竟然又跑被了?

活像隻被光點逗弄的貓咪,在帳篷的各角跑動,卻什麼都沒抓到⋯

吼,越弄越齷ak 齪tsak!塞個被套、心浮氣躁,三更半夜的,為什麼我要「舞這齣」啊~(那妳為什麼要睡覺前才塞被套?)

於是內心的挑剔鬼,會開始說道理:
「以後沒冷到一定程度,就不要換棉被好了」
「塞被套拿麼累,不換就不會心浮氣躁了呢」
「妳寒流都度過了,現在才換棉被很奇怪欸」
「台灣八成的日子是熱的,不要用80%的力去做只有20%效果的事」

⋯⋯⋯回神。

此時此刻,那些年少時說服自己忍耐的歪理,撼動不了「老娘今晚就要蓋暖被子」的堅定信念。

我也不用大學生那套方法了,就慢條斯理的站在床邊,抓緊塞好的兩角,往空中抖幾下。它就翻著翻著,很「接近了」邊角對齊的位置。

接近就好了啊,跑掉一點有什麼關係。不曉得為什麼以前可以這麼堅持:各個角都要塞好塞滿!好像沒有塞出一百分的棉被作品,心裡就會有個疙瘩,不舒暢。

⋯⋯想起來,跟我的人生一樣。

當被胎慢條斯理的穿好衣服了,乾脆床包枕頭也一起換裝吧。不一會兒時間,完工了,房間因為整床的暖色調,也轉換了溫馨氛圍。

關了燈,蓋了被——啊,一秒瞬熱的感覺真好。翻了翻身感受一下床鋪:啊,可以躺在搖粒絨上面,就像動物有了皮毛一樣的溫暖。

這個幸福感太豐盛,讓我不自覺的展開雙臂,感恩著:「謝謝妳,給我這麼好的床和被子」。

連腦袋都融化了,一點兒也不想滑手機,迫不及待跟著身體享受在溫熱的包圍裡,沈入夢鄉。

有一句話,在沈睡之際,從反覆閱讀的書裡低聲呢喃:「照顧自己,彷彿她是妳的baby一樣,這就是愛自己」—《情緒治療,周志建》

以為是換被子,其實我換了個人生態度。